67194网

  既然来的是个人,那就不是一只鬼,看到那人有双穿着黑布鞋的脚,我开始的时候有些奇怪,人怎么穿黑布鞋,我听叶绾贞说,这是装老鞋。

  来的人是个六十左右岁的老头,站在门口朝着村长家的院子里面看,村长当时也打盹了,一时间还没看清楚似的,后来才起来去门口,结果走到门口摔了一跤,起来那个人就不见了。

  说起来这事我也挺奇怪的,我也看见一个人了,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,真是奇怪了。

  我还想,大半夜的……

  村长从门口回来,念念叨叨的不知道说着什么,到了我面前看了我一眼问:“你看见门口那个老头哪去了么?”

  “没看见。”我回答的时候又看见那个老头了,但这次这个老头没在门口,而是在村长后背上面,双手搂着村长的双肩,一双穿黑鞋的脚在地上拖着,看的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村长和我说话的时候,他背上的老头还看着我,一双眼睛看不见东西似的,直勾勾的盯着我看,看的我毛骨悚然的。

  “红儿……”此时,欧阳玄紫叫了我一声,我嗯了一声,结果眼前一亮,忽明忽暗的灯光在我眼前闪了闪,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注视着周围的一切,一时间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。

  我朝着欧阳玄紫那张英俊的脸上看去,竟看到欧阳玄紫不悦的目光,但那目光迎着我的目光,却突然柔和了。

  “红儿刚刚做梦了。”欧阳玄紫这么说我有些意外,我梦见鬼了?

  见我发呆欧阳玄紫说道:“红儿莫怕,他还伤害不了红儿。”

  “他是鬼?”我坐好,欧阳玄紫许是怕我冷,便将我抱了过去,在背后搂着我说道:“算是鬼,但他还没到那个地步,只能说是魂。”

   凌晨3点 空无一人的深圳地铁

  “魂?”我不解:“魂怎么来这里了?”

  “人死后,七天之内魂魄是不会走的,有些人命魂和地魂勾结,就成了鬼,天魂始终都是要走的,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鬼都没有多少灵识,也不记得生前的事情,其中也是这个原因。”

  欧阳玄紫这么说我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原因,真是孤陋寡闻了。

  “按照你这么说,刚刚我梦见的那个就是族长了?”想到梦里见到的画面,我确实觉得,那个穿黑鞋的鬼就是族长,不然看他的眼睛怎么感觉什么都看不见呢。

  “可我看他和棺材里面的人一点都不一样啊。”我又说,欧阳玄紫则说:“鬼能迷惑人,红儿忘了?”

  “这倒是。”我说着看了看棺材那边,皱了皱眉:“可是梦里面我梦见族长就趴在村长的背上,一双脚拖在地上,他的眼神有些空洞,像是什么都看不见了,但他为什么要趴在村长的背上,他也不是不会走路。”

  “他是会走路,但是他看不见,当然要趴在村长的身上,只有村长走他才能走。”欧阳玄紫这解释我就不敢恭维了,我便问:“这一家子里面都不出来守灵,虽然理由都有,但是孝子贤孙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理由,还不是不想守灵,心里害怕么?

  既然如此,这个族长为什么不去找其他的人,专门找他那些不守灵,找他这个孝子贤孙干什么?”

  我这人眼里不容沙,有时候不爱管闲事,有时候爱管闲事了,一张嘴就把事说了。

  欧阳玄紫像是知道我要说什么一样,听我一说便笑了,跟着他便说:“这事情说来也很奇怪,但凡是鬼,死后最先找的人都是对他好,最亲的人。

  许是这些人想着他,心里有联系,所以他们都找这些人,至于那些不肯出来的人,躲着都来不及,吃饱喝足,早就把他这个族长给忘记了。

  他自然找不到了。”

  欧阳玄紫这么说我反倒摇头无奈:“你这么说,好像在说好人没好报一样,太叫人奇怪了。”

  “红儿这么说也没错,确实是这样,好人没好报。”欧阳玄紫说完我便忍不住笑了出来,他这个人,说话也分不清对错。

  “红儿笑什么?”欧阳玄紫轻轻握住我的手,与我说道,我看了他一眼:“笑你说话都颠倒了,你都分不清好坏,什么是好人没好报,我怎么不相信。”

  “红儿不要不信,这世间确实如此,好人终究没有好报,只不过这都是天理循环,也怨不得别人。

  不论怎样,人的心智要坚定,最后才能去想去的轮回,如果不坚定,轮回便会错了,如红儿想要去妖界走走,说不定去了魔界,便是这么一回事,没有定义的。”

  “说的真的一样,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了。”

  正说着,沈青青睁开眼睛醒了,我看她把眼睛睁开,朝着她笑了笑,看到我沈青青也笑了笑,跟着安子也醒了。

  “你们没睡?”安子问我和欧阳玄紫,我则是说:“睡了一会,又醒了。”

  “我去看看村长。”安子起来朝着村长走了过去,村长此时已经睡着了。

  “村长。”安子推了两下,村长醒了过来。

  睁开眼村长就说:“奇怪了,我梦见家门口来了一个穿黑布鞋的人,年纪六十多岁,我还不认识,但我去门口看看,就找不到了,你们说奇不奇怪?”

  “没什么奇怪的,你仔细想想,你梦里这个人你小时候见过没有,几岁的时候。”欧阳玄紫说道,村长想了想:“好像有过这么一个人,让我好好想想。”

  村长想了又想终于想出来了一个,说道:“我想出来了。”

  所有人都没说话,村长说:“我记得我小时候,还不大的时候,四五岁吧,我和我爹去祠堂,我爷爷在那里,他就带着我玩,那时候我爷爷就那样子。”

  那村长爷爷那时候长得也够着急了。

  我虽然这么想,但也没说出来,死者为大,我怎么能那么说。

  村长转身看着族长的棺材,走过去问:“爷爷,您是不是有什么话,有什么事不放心,你出来吧,我不怕这些,我是您孙子。”

  村长这么好的人,我也是很少遇见了,还是那么孝敬老人。

  我看看欧阳玄紫那边,欧阳玄紫说道:“不用要你爷爷出来了,你好好想一想,你去祠堂的时候,有没有答应过你爷爷什么事情的,你却没有办到?”

  村长转身过来,盯着欧阳玄紫看着,他一样样的想着,念叨了一些,吃的喝的,用的看的都给买了。

  过了一会,村长说道:“我记得我和我爷爷玩的时候我爷爷经常背着我玩,我小时候胖乎乎的,实在是累人,我爷爷累的满头大汗,我给我爷爷擦汗的时候我说,等我长大有力气了,我就背着他。

  但我后来把这个事情就给忘记了。”

  村长转身看着我们,欧阳玄紫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爷爷死的时候,你是怎么从祠堂把他弄回来的?”

  村长说道:“是要人抬回来的。”

  “这就是了,你应该把你爷爷背回来,再放进棺材里面,这样你爷爷才不会找你。”

  “还有这事?”一旁安子说道。

  欧阳玄紫说:“如果你们不相信,可以等到明天再说这事,等今晚过后,明天村长的后背必然会酸痛,好像有一块石头压在上面。”

  “真会这样?”村长也有些不相信似的,震惊不已。

  “信不信明天就知道了,你继续守灵,今夜你家里相信不会出什么事情,你先休息,我看天也快亮了,我们也该休息了。”

  欧阳玄紫说完便抱着我靠在一边,说道:“红儿,你休息一会,天亮我叫你。”

  此时我也困了,靠在欧阳玄紫的怀里,不知不觉休息去了。

  等早上起来,村长正靠在棺材一旁睡觉,安子像是一夜都没怎么休息,早上起得很早,看我和欧阳玄紫醒了,安子就去叫村长,村长睁了睁眼睛,起身要站起来,结果他就没站起来,一手扶着棺材,一手扶着腰,人就好像背上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,动不了,浑身没有力气。

  我微微吃惊,幸好我是亲眼所见,要不然我也不会相信。

  “你看我这?”村长一脸意外的看着我们,欧阳玄紫说道:“没事,你去躺着,等晚上我再告诉你方法。”

  “好。”村长回去躺着,欧阳玄紫在外面说:“白天不会有什么事情,我们先出去,等晚上再回来。”

  说着欧阳玄紫也不问问别人,便带着我去了门外,出了门我们朝着村子里面其他的人家走,我问欧阳玄紫:“我们去哪里?”

  “去这周围的坟地看看,如果这周围有乱葬岗的话,兴许她的爷爷奶奶是在那里。”欧阳玄紫说这话的时候,我去看了一眼沈青青,看她那样子一下没了精神,许是觉得,她爷爷奶奶不该去那种地方吧。

  但这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,说不准就真的去了那种地方。

  我记得小时候我师父就经常和我说,什么地方都好去,就是乱葬岗不好去,那种地方有去无回,不死也要脱层皮。67194网